主页 > 大棚保温被厂家 > 究竟多疯狂,才能如此“膨胀”
究竟多疯狂,才能如此“膨胀”

昨天是重阳节,我给母亲打了个电话。她说她很好,我也就放心了。

 作为一个时事观察者,我时常会感觉到,现实似乎是多重的。你所体会到的安宁与静谧当然是真实的,但在你的视线之外,那些难以觉察的诡谲与惊奇,同样并非虚幻。 刚刚过去的那个国庆长假,就多少有点惊心动魄的味道。搬砖的人正准备放下手里的砖,出行的人忙着收拾行李,生活的节律似乎变得兴奋而慵懒,但是,另一种内在而强劲的时代节奏却保持着紧张感。9月30日傍晚,中央纪委发布消息,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被开除党籍和公职。过了两天,另一个更加重磅的消息在朋友圈疯传,政法领域的宿将、司法部原部长傅政华落马了。过了没几天,江苏省委原常委、政法委原书记王立科又被宣布逮捕。岁月好像有一个复杂而玄妙的和弦,你无从预料,却能够清晰地听到。 王立科主动投案时,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,断言这是一个“意味深长的征兆”。王立科从锦州起步,在辽宁公安系统深耕多年,去到江苏之后不断升迁,从公安厅长做到了政法委书记。

有着这样履历的高级官员,如果不是被掌握了实锤,很难想象会主动投案。从一般的情况看,腐败官员进入纪委的视线,多半是“特定关系人”露出了行藏。这个所谓的特定关系人,有可能是身边人,也有可能是上级或下级。王立科究竟是哪种情况呢? 孙力军被双开的时候,我和同事有过交流,就觉得通报的措辞堪称史无前例地严厉,已经不可能更严厉了。但想就此说点什么,又有点困难。通报里的每一句话,无论放到哪个领导干部身上,都足以让人冷汗涔涔,但孙力军竟然可以是“集大成者”。

孙力军的级别说不上多高,但通报说他“政治野心极度膨胀”,稍微想象一下,就觉得不可思议。通篇读下来,有两个地方特别引人注意。一是说他“从未真正树立理想信念”,二是说他“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”,有没有觉得很眼熟? 王立科此前被双开的时候,通报里也说到他“从未真正树立理想信念”,因为这个措辞似乎是第一次出现,当时禁不住还琢磨了一下,所以印象深刻。没想到同样的措辞,也出现在孙力军身上。通报还说王立科“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”,那他既然是“参与”,想必就有主导者。

有人“大搞”、有人“参与”,有人攀附贴靠、有人拉帮结派,这样的浊流在新闻背后若隐若现。 无独有偶。在政法系统落马官员的通报中,“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”出现了多次。他们是谁呢?重庆市公安局原局长邓恢林、上海市公安局原局长龚道安、山西省公安厅原厅长刘新云。很巧,他们和王立科、孙力军都是一条线上的。

无论这些人是不是一个团伙,他们都以“团伙”的方式在政法系统形成了势力范围,甚至形成了利益集团。这些团伙显然并不只是想要攫取利益,他们图谋甚大。像孙力军安插亲信、布局人事、控制要害部门,如果结合他的“政治野心”来看,就足以看出他们是不折不扣的“政治毒瘤”。 反腐败斗争早就形成了压倒性态势,但从孙力军等人的案例看,“形势依然严峻复杂”这样的判断并未过时。

细数孙力军身上的“标签”,从未、毫无、极其、严重、大肆、特别、长期……就像是警钟一样不断鸣响。病树并没有尽数拔除,暗流甚至仍在汹涌,伟大斗争当然也从未止歇。而他们的落马,再好不过地诠释了人间正道。 《人民的名义》当年播出的时候,王立科曾以特殊身份千方百计加以阻挠,却并未得逞。这样的反常举动,现在看来不但像个笑话,更像是主动提交的“线索”。这种弄巧成拙、欲盖弥彰的人间喜剧,我们实在已经看到太多。

(文/蔡方华)

来源:团结湖参考

下一篇:没有了